经典故事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故事

军统“美人计”

来源: 分类:儿童故事 查看:8次 时间:2019年08月21日

军统“美人计”

“美人计”是三十六计中的一计,是特工人员惯用的招数,国民党的军统特务在这一计上可谓是高手,他们屡试不爽,将其用得出神入化。

女特务施展“美人计”傅作义贴身卫士反水

1949年2月初的一天,北平,上午9点。一辆考究的人力三轮车穿过德胜门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驶台湾美女出,悄然拉往京都人称“内九城”的中南海、天安门一带。拉车的黄包车夫一双眼陈美玉写真图集睛滴溜溜地四处乱转,不停地扫视着过往行人。车上那位架着金丝眼镜,身穿西服的青年人很是气派地下了车,伸手将车上身着丹士林旗袍的妖艳女子搀扶了下来。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毛人凤派往北平刺杀傅作义的军统杀手段云鹏、韩金学和女特务计彩楠。

1949年1月,国民党华北最高军政长官傅作义将军审时度势,高举义王幼贞福利图旗,断然宣布北平和平解放。早已摸透了蒋介石心思的毛人凤悄悄作了一番布置,几名杀手领命向北平进发。韩金学和计彩楠装扮成了一对夫妻随行。

一天,在厂桥胡同一座有名的赌场内,庄家几轮摇宝后,一位身着旧军袄的肥硕汉子一下趴在了桌上。

“张三哥!”猛地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今天手气不好,兄弟做东,去东来顺吃涮羊肉,冲冲晦气。”

军人汉子回首一看,原来是王府井鞋店的掌柜,他的山西同乡柳勇权。此人实则是军统在北平的地下交通员。这位名叫张解娃的军人是傅作义的卫士。

张解娃自幼父母双亡,原为一名井下矿工,后因不堪资本家的剥削压迫,转而投军。抗战时,他因表现勇敢,被选入了傅作义的卫士队。几年下来,他逐渐升任排长。与此同时,张解娃也染上了酗酒、赌博的恶习。

柳勇权瞅准他的特性,主动接近他,并时常请他进赌场,逛窑子,出手特别大方。一来二去,两人居然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张解娃嗜赌如命,却每每在赌场上铩羽而归,柳老板像是他肚里的蛔虫一样,每到这时,总能适时地出现在他身边。今天也不例外。

柳老板引着他来到了楼上的雅间。他将布帘一掀,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张解娃进去之后,却愣住了。但见席上已经坐着两个人,见他进来,两人笑吟吟地起身恭迎。

“介绍一下。”柳勇权一把将张解娃按在椅子上,一面介绍道,“这位是我表哥,刚来北平忙点生意。这位是我妹妹,在太原省立师范上学。”说着,又把张解娃拉起来作了介绍。

“张三哥。”姑娘站起来,将头低下,深深鞠了一躬,声如莺啼,“您在北平很吃得开,小妹师范学校毕业后,想在北平谋个事儿,还请三哥多关照。”

“那是,那是。”张解娃一下慌了神,手忙脚乱中将胸前的杯子掀翻了。

只见这姑娘身着一套城内学生流行的锦缎旗袍,头上扎着两条羊角辫,脸上薄施脂粉,浅浅一笑,旋起两个梨窝。张解娃一下子看呆了,他哪里知道,被柳老板称作妹妹的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军统内有名的红粉杀手——计彩楠,另一位是军统杀手韩金学。

见张解娃色相毕露,柳老板与韩金学会意一笑,忙令小二斟酒,左一杯右一杯劝了起来。计彩楠更是举杯频频相劝。不一会儿,张解娃酒足肉饱,已不能自持。

三人见状,忙将他架回了客栈。

张解娃蒙眬间被扶到了计彩楠的客房,一进门就重重倒在了香气四溢的床上。计彩楠妩媚一笑,走到床前,拧了一方热毛巾轻轻贴在张解娃的额上。不知什么时候,计彩楠的两条羊角辫散落开去,一瀑乌黑发亮的秀发有意无意地扫着张解娃的脸。

闻见女儿香,神仙也断肠。张解娃一双大手猛地揽过半推半就的计彩楠,一把将她胸前扒开,顺势紧压在热燥的炕上,嘴里发出了沉重的喘息声……

夜半时分,张解娃正打着呼噜,做着那高堂美梦。突然,随着一声“骚货”的断喝,柳老板和他的表哥不知什么时候冲了进来。

张解娃睁眼一看,睡意全无,酒醒了大半。只见计彩楠散乱着头发,衣冠不整地嘤嘤啜泣。柳老板正在捶胸顿足地训斥着妹妹。那表哥则黑着脸在一旁冷眼相劝。张解娃滚下床来,跪倒在柳老板的脚下,哀求道:“柳先生,我不是人,我喝醉了酒……”

“喝醉了酒?”柳老板怒视着他,“你知不知道,淫人姐妹,为人不齿。我妹子师范学校刚毕业,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被你糟蹋了,你让她以后如何做人?”

计彩楠抽泣得愈加厉害。

韩金学走上前,一脚将张解娃踢翻在地,猛扑上去狠命地搧了两耳光,回头对柳老板说:“表弟,咱人给他毁了,还啰唆个啥劲。干脆把他绑去送官算了,谁不知道,傅长官治军严明,像他这样的淫贼一报上去准挨枪子儿。”

猜你喜欢